住房,是大城市打拼“快递小哥”的“痛点”。刘阔提出,一线二线城市快递员住宿成本高、房租压力大,建议政府为“小哥”出台一些住宿保障政策,希望能建立一些快递员申请廉租房和保障房的政策。

依托互联网经营的新业态,“劳务”呈现出新模式。直营快递公司采用较为传统的招工用人模式,但更多的企业都是采用加盟制运营,美团等外卖平台更是让配送员在网络注册,与平台不产生法律意义上的直接劳动关系。快递配送从业青年难以依据现有的劳动法律法规来维护自身权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