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说,以往提起科研,人们想到的多是实验室和科学重器,其实,对研究地球深部探测的科研人员来说,不管是漠河站的严寒观测,还是三亚站的酷暑观测,地点的选择才是最重要的。因为,只有在极寒、极热之地,才更能将人类的认知推向极致。

张爽 洪福乐 川报观察记者 郝勇“报告总队指挥中心,部队已抵达震区。一支100人的救援分队已先期在震中展开救援!”2月25日15时,一直守候在作战指挥中心的武警四川省总队主要领导,接到武警自贡支队报告后再次命令:“争分夺秒!救人第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