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兆星强调,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包括降杠杆、补短板,降杠杆就包括降地方政府和企业部门的杠杆,过去几年这两类主体增加了很多债务,这些都是潜在金融风险的重要领域。总体来讲,经过过去两年多降杠杆,在化解地方和企业债务过程中,已实现了稳杠杆和债务的下降,“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在不断深化,地方政府和企业的降杠杆工作还要继续”。

周亮表示,总的来说,我们采取的这些措施考虑了不同行业、不同市场、不同企业的特点,没有搞“一刀切”,把握了力度和节奏。中央讲得很明确,首先是要“稳定大局”,第二是要“统筹协调”。稳定大局就是不能出系统性风险,统筹协调就是各部门要加强协调配合,避免负面效果的叠加。第三是要“精准拆弹”。目前我们总体判断没有出现大的问题,所以风险是可控的。杨希